皮的嘛就不谈了

严重cp洁癖 盾冬 dickjay 可逆不可拆

【敦刻尔克】【Gibson/Tommy】抓住他的手 (一发完 HE)

原著向  一发完  HE

后续



Tommy第一次见到Philippe是在敦刻尔克的沙滩上。

 

那时的Tommy一路奔跑,身后就是炮火的声音,让他只能不回头地跑,然后他跑到了正在撤离人员的海滩。

 

海滩上有一个年轻人,待在离撤离的人群有一段距离的地方,Tommy向他走近了些,在距离他五米处的地方停下。他看清了年轻人的面庞,卷卷的黑发,大大的眼睛。这在军中都是男人的地方,这个青年也算得上是很英俊了。年轻的男人也看了看他,他看清了对方绿色的眼睛,清澈而明亮。

 

于是Tommy看着眼前英俊的男人脱下了裤子。

 

Tommy穿上裤子后,向男青年走去,无声地向他讨要水喝,他看到男青年脖子上的狗牌写着Gibson。Gibson把水壶递给他,开始看着眼前的人,他身边正在喝水的年轻人,一样有着一头黑发,有些长的刘海贴着额头,高高的颧骨上方有一双令人着迷的眼睛,对面的人喝水而上下抖动的喉结,让Philippe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然后男人将水壶还给他,同样无言,但Philippe感受到了他的感谢,然后男人离开了,对于两个人而言,自己不过是萍水相逢的人,在逃难撤离的关头,两人都没有多想,也无法多想。

 

Tommy四处寻找可以让他登船的地方,可是他不过是一个步兵,四处都没有让他可以登船的地方。又一轮的轰炸来了,Tommy抱着头趴下,心中那种能不能活到明天的恐惧越发放大。

 

这里的人,没有人不想活下去,年轻,气盛,还有家庭,背后还有国家,所有都想活下去,而不是所有人都能活下去,尤其是对于现在的情况而言。

 

然后Tommy在海滩边看到了Gibson,Gibson帅气的样貌让他可以在第二次见到的时候认出他来。他看到他正在抬一个伤员的担架,想将他送到船上去。Tommy马上就理解了他的想法,于是脱掉外套,扔下背包,提起了担架的另一端。

 

之后运送担架的路上,Tommy不仅在努力走地更快,也在想他和Gibson不知是有缘还是有默契,他也不知道在逃生这件事上有默契算不算是默契,也有可能他们都是差不多的年纪,想法都差不多吧,想活下去。

 

终于有惊无险地将伤员送上了船,Gibson就径直走了,让Tommy有些无所适从,他还来不及怀疑自己和Gibson的想法是不是一致,长官就来催他下船了。Tommy只得犹犹豫豫慢慢吞吞地离开,他走到板上的时候,听到下面有人在叫他,他往下一看,是在桥墩处的Gibson,他又立即理解了Gibson的做法,快步走到桥边,趁人不注意,往下爬,来到了Gibson身边。

 

Gibson给他搭了把手,Tommy稳稳地坐在Gibson对面,他感受到Gibson大大的绿眼睛正在看着他,他也顺着看向他。这是Tommy第一次近看Gibson,发现他的第一判断果然没有错,Gibson比第一次见到的时候看起来更加英俊。Philippe看着Tommy,之前看到Tommy在喝水,现在看清了他的嘴唇,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但他只是放开了从刚才起一直牵着Tommy,抬手理了理Tommy的刘海,上一次他就想这么做了。他们现在除了等待下一艘船,也没别的可做的,于是Tommy起身就着木头的桥墩,翻过了隔着两人的柱子,坐到了离Gibson更近的对面。他们面对面,坐在同一块木头上,距离比之前更近,可是谁也没有说什么。

 

那是一根水平方向斜着的木柱,Gibson坐在底端,身后靠着一根竖直地柱子,而Tommy坐在另一端,他感觉自己正在慢慢地滑向Gibson,可是谁让他要坐过来的呢。

 

Tommy无可奈何地感受到自己的裤子和木头的摩擦,他无辜地眨了眨眼睛,舔了舔嘴唇。然后他看到Gibson笑了,Tommy呆呆地看着,只想着自己早就该想到Gibson笑起来很好看的。然后他感受到自己稳稳地被Gibson接住了,待在一副温暖的胸膛里。

 

Tommy感到自己的心跳有些快,他在之前不太与别人有亲密地接触,但他知道自己一点都不讨厌这个英俊的男青年的拥抱。Tommy先前滑下去的时候生怕自己的脸撞柱子上,他在下滑的过程中别过了头,于是此时Tommy的脑袋正窝在Gibson的锁骨处。而等Tommy发现自己枕着Gibson的肩膀的时候,悄悄红了耳根,不动声色地抬起头,将下巴搁在Gibson的肩膀上。

 

平静的时间在不平静的战争中显得格外的短暂并且令人留恋,不一会,Tommy感受到Gibson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他朝着Gibson手指指的方向看去,是敌军的飞机。

 

原本就悬着的心更加被吊紧,二人纷纷跳入水中,浮在水中的桥墩旁。敌机飞来,炮轰到了刚才开走的那艘轮船,处在被炮轰到的那一侧的士兵纷纷跳水,弃船游了过来,两人向落水的士兵搭了把手,一群人浮在木头柱子旁。在桥上的长官向下喊道:“你们坐下一艘船回去!”

 

得到了长官的保证,士兵们纷纷游向上桥的梯子,Toomy上去后,转身伸出手扶住Gibson,在一旁的长官看了一眼他们两个,没说什么。

 

下一艘船很快就来了,又一群人挨个登船,Gibson让Tommy走在他前面,而Tommy也就跟着前面的人往船舱内走。直到一直走在他身后的另一位青年士兵问他说你的朋友怎么了,Tommy才意识到,自己的手心有一种空落落的感觉。

 

随着船舱内的气氛越来越欢快,每个人都沉浸在可以返乡的喜悦中,Tommy被这气氛所感染,嘴角微不可见地向上翘了翘,然而心中有一种隐隐地不安,他想去找Gibson。

 

于是他朝已经关闭了的舱门处走去,那位一直走在他身后的年轻士兵也跟他一起穿过拥挤的人群。

 

此时所有人都感受到船身猛地一震,有人喊道:“是鱼雷,快弃船。”

 

Tommy看着紧闭的舱门,想到Gibson还在外面,他有没有事,自己也得出去,不然就会被淹死。于是他拼命地挣扎过去,打开舱门。

 

船舱内的水将他冲了出来,一出来他就见到了Gibson,他想到了刚才Gibson一定也在试图从外面打开舱门。

 

Gibson拉住了Tommy的手,将他带到远离刚才那艘船的水域,之前那位年轻士兵也和他们一起。然后他们又游了一会,看到了几只木船,上面满载着士兵,落水的士兵都游了过来,然而船上的士兵拒绝了他们。看着船上的士兵高涨的回家的热情,Tommy和Gibson对视了一眼,向其他地方游去。

 

最终他们决定回到岸边,保存体力,总之比在冰冷的海水中强。

 

上岸之后,他们往英军的撤离点跑了一段距离,在保证大概率不会有德军过来之后,三人席地而坐。

然后Tommy知道了这个年轻士兵叫Alex,期间Gibson几乎没说什么,Tommy时而静静地看着Gibson,时而和Alex说上两句。聊了没多久,三人决定应该睡一会了,至少要恢复一些体力来应对明天的撤离和逃亡。

Gibson一直坐在Tommy的身侧,而他和Gibson之间缩小了的距离让他有一种刚才在船上没有的安心。

Alex率先躺下,不一会就睡着了。于是Tommy就很自然地偎着Gibson,Tommy从进入军队的那一天起就没想过可以有一个人会和他形成像现在这样如此深厚的羁绊,尤其是在这种逃亡的关头。他说不清那是什么样的关系,总之是可以让他此时此刻靠在Gibson身上的关系。

 

过了一会,Gibson揽着Tommy的腰,示意他躺下。然后两人就并排躺下,Gibson的手还搭在Tommy的腰侧,温暖到可以让他忽略一部分湿透了的衣服带来的寒冷。

 

于是他决定在这没有别人的时候,抱住Gibson,虽然Gibson有点吓了一跳,但Tommy觉得自己的身体确实暖和多了。虽然之前自己并不太和别人有如此亲密的接触,可是和Gibson接触除了让Tommy脸颊微红之外,Tommy一点都不讨厌这在炮火硝烟中,对自己来说是唯一的拥抱。

 

第二天醒来时,Gibson已经不在自己身边了。Tommy向四处望了望,看到了不远处走回来的Gibson。Gibson不知从哪里捡到了两个水壶,一个递给了Alex,剩下一个自己和Tommy分着喝。

 

三人稍加整顿,打算继续寻找生路时,Alex突然叫着什么什么高地团,向一群人奔去。Tommy和Gibson也跟着跑了过去。

 

然后一行人登上了一艘在岸边搁浅的船只,就静静地等待涨潮,然后船只驶出海滩。

 

每个人的心情不能说有喜悦,因为能不能顺利回去还不知道,当中还会不会有什么突发的意外和变故也不知道,不论是变故和不能回去,在此时都是丧命。

 

所有人的内心都存在着恐惧地等待着涨潮,然而枪声和枪眼的出现,先一步于潮水出现,所有船里的人不仅吓了一跳,并未放松的精神更加紧绷。

 

随着枪眼越来越多,所有人都又紧张又着急,而Alex则是表现得最明显的一个。

 

谁都在害怕,而Alex大吼着叫Tommy去看涨潮与否,Tommy此时没有心情与他争吵,他心情既烦躁又恐惧,但他只能爬上梯子,飞快地瞥了一眼船边的潮水。

 

"还没完全涨上来。"Tommy下去后这样说道。这时又传来几声枪声,随着孔洞的增多,水也溢进来更多,已经快到膝盖了。

 

所有人比刚才更加焦急,他们可能逃不出去要丧命于此。此时之前被抓住的荷兰商人喊到:“减轻负重,减轻负重船就可以开。”

 

Alex气急败坏地说:“得有人出去!”

 

Alex被人回敬道:“谁提出的谁出去。”

 

Alex却口不择言地将矛头对准了Gibson,恶狠狠地说道:“我知道谁该出去,这个人是德军间谍。”

 

Tommy登时气红了脸,他感到非常生气,他为Gibson大声辩驳。

 

然而没有人听他的,他们是一个团的,枪口都对准了Gibson。

 

气氛变得越来越激烈,Tommy觉得如果不是被外面的士兵打死,可能就要被这几个急红了眼的人打死。

 

Tommy回想起刚才爬上梯子去看水位的时候,正前方被一根杆子挡住了视线。

 

Tommy便不再想和Alex以及他们的什么什么团争论了,他将Gibson护在身后让他们不会开枪击中他,回应道:“If that’s the cost I will take it, but it’s not fair.”

 

Tommy作势要和Gibson出去了,却突然转身一个提膝,一下重击在了那个拿枪的人肚子上,然后Gibson拿到了枪。

 

船舱里的高地团成员被突然的发展弄得措不及防,想要将枪抢回来,Gibson将枪对准了他们。

 

Tommy说:“我们不想伤害你们,如果我们是第一个出去的话需要一把枪防身。”Tommy抿了抿嘴唇,剩下的人也不敢靠近他们,Gibson正拿枪指着他们。

 

然后Gibson迅速地爬了上去,对着在对船体开枪的士兵开了一枪,在船体右侧的士兵倒下了。Gibson环视了一圈,发现并没有其他的士兵在船体周围,只有刚才被打死的那一个,但是刚才的枪声保不齐会引来别的士兵。

 

于是Gibson迅速转身,靠在了烟囱上,他相信Tommy刚才对他使眼色是想让他一上来就躲在这根烟囱后面的。Gibson将还在没完全上来,踩着最后一节梯子的Tommy的脑袋按在胸口,以防后面有士兵追出来对他们进行射击,就算烟囱前面还有一根桅杆也顶不了几枪。

 

Tommy被按在Gibson胸口,他觉得自己听得到Gibson的心跳,他也听得到自己的心跳,如果说之前一路是逃亡的话,现在就是逃生,相比逃亡,说不定还要自己杀出生天,比起不得救,还有可能被直接杀死。

 

Tommy感到自己也紧张得厉害,不自觉地用自己颤抖的手抓紧了Gibson的腰际,埋在Gibson胸口的头隐隐地看到渐长的潮水,和船只快要离开地海滩。

 

Tommy看着潮水涨上来,感受到船不仅在波动,还有在移动,在目测船已经离开了岸边有几米的距离后,Tommy抓起Gibson的手,大喊道:“Now! Jump!”

 

Gibson扔掉了枪,两个人前后纵入海中,不敢往身后看,拼命向前游去。不知游了多久,前面出现了一艘插着英国国旗的游艇,船上有一个手舞足蹈的穿着飞行员衣服的人,还有一些士兵,Tommy看见船身上写着白月光号。

 

Tommy被拉上船后,伸手拉Gibson上船,然后就再也没有放开Gibson的手,当然,他现在知道了他不叫Gibson,不过他还不知道这个和他共度患难的人叫什么。他牵着他的手,去了下层的船舱。

 

为了到岸的那一头去,两个人可算是已经经历了很多事了,就算此刻再发生什么不测,两人也只想这样窝在一起,舒舒服服地靠一会了。

 

所幸游艇有惊无险地回到了海岸对面,Tommy下床,看到码头不少开到敦刻尔克的私人用船,都安全归来。

 

后来Tommy和Gibson下船的时候看到原来那艘船上的高地团成员,他们也获救了,但他们并未说什么,也并未打招呼,各自朝着火车走去。

 

一路走向火车的路边,放着吃的和保暖用品,有一些民众在帮忙分发。

 

Tommy牵着Gibson过去拿了一条毯子,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低着头拿起一条条毯子往他们手中递。Tommy站在他跟前,老人依旧低着头,伸出手,摸到了Tommy的位置,说了句good boy,将毯子递给了Tommy。

 

Gibson就站在Tommy身后,Gibson接过毯子后,轻轻地握住了老人的手,用带着口音的英语说了一句Thank You。老人低着头,但在昏暗的光线下虽然看不到老人的神情,依旧听得出老人声音的一丝欣慰,老人说:"You're welcome."

 

上车了之后Gibson坐在Tommy的对面,来往的士兵也没有人有空注意他们在桌子上牵着的手。

 

过了一阵子,大约是等到车厢都坐满了,火车发动了,车厢内的电灯也被关掉了。

 

Tommy感到自己的手被Gibson放开了,他以为Gibson是要睡觉了,于是他自己也靠着毯子闭上了眼睛。然后他感到嘴唇上一阵湿润,Tommy感到那是一个吻,他睁开眼,就着从窗外透进来的月光,看到了面前Gibson的脸。Gibson绕过桌子,来到了他的身边,和他只有不到十公分的距离。原本因为英俊而在他脑海中留下深刻印象的面庞,现在因着劫后余生的平静而略带欣喜的心情而变得更加动人。

 

Tommy什么都没说,扣住Gibson的后脑,奋力地吻上去,这是他这辈子的第一个吻,他觉得他给了最值得的人。

 

他们在黑暗但透着月光的车厢中肆无忌惮的接吻,全然不怕别人看到。虽然他们知道,战争不可能就这样结束,但是就算战争还未结束,他们现在也只想亲吻对方。



FIN

评论(7)

热度(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