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的嘛就不谈了

严重cp洁癖 盾冬 dickjay 可逆不可拆

【授翻】【敦刻尔克】【Philippe/Tommy】Comment Tu T'appelles? 完

原文作者:Seventysixtyniner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1768646

授权:



感觉有点像是一见如故,前世情人的故事,挺甜的就是了




他不会有幸再见到故乡了,他登上火车时这样想。

 

此时此刻,德国人可能正在计划着将巴黎夷为平地。这个想法让他的眼中充斥着泪水,但是他不允许泪水流下,很大程度是因为他希望至少可以看上去坚强一些,也因为他不想为自身招致别人的注意。于是他跟在他附近仅有的两个熟悉的面孔身后,进了一间车厢隔间。坐在他正对面的,是在敦刻尔克沙滩上,他们找到的那艘船里,对他大吼大叫的那个男孩。他听不懂那个男孩在说什么,但至少在他承认自己是法国人的时候,这个男孩看起来并不高兴。他们曾经要杀了我,他想,是不是因为……

 

蜷起身子坐在他边上,头靠在座椅上休息的,是他在敦刻尔克见到的第一个英国人。他的眼睛闭着,但是他的面部表情时而凝重并且皱紧眉头,好像他正在经历一场噩梦。

 

即使在我们的睡梦中,法国人沉思着,我们也必须战斗

 

他希望他可以伸出他的手并且抚平这个睡着的男孩额头处紧皱的眉头,他希望可以安慰他。然而他知道这不可能发生由于他们之间不能克服的语言障碍。他决定只是单纯地看着这个睡着的士兵,他的睡颜让他感觉自己放松了不少。

 

法国男人听到从旁边传来一声低叹,那个睡着的士兵,他真正意义上唯一的盟友,醒了过来。他睁开眼睛,坐直了身子。他的眼睛对上了法国男人的,他觉得他要融化在他的视线里。英国男人的眼中还有些许睡意,所有的噩梦的痕迹随着他对着他轻柔的微笑而消失不见。

 

坐在对面的男孩嘲弄地笑了笑。他说了什么,用责难的口气,法国人听不懂。在他身边的男孩用他迷人的声音回答他。他们两人进行着对话。法国人来回看了看他们,试图弄懂他们的肢体语言。对面的士兵双手交叉在胸前,扬起下巴,一只脚的脚踝搁在另一条腿的膝盖上。他身边的男孩身体向前倾,手肘抵在桌子上。他的面前,那个士兵将下巴又扬起了一英寸,他看着法国人,给出了最后一句陈述。那听上去像是一种挑战。

 

法国男人身边的好男孩叹了口气,然后视线直直地撞进了法国男人的眼中。他扬起了眉毛然后问了个问题,他朝他的方向微微转了转头,口中吐出几个陌生的单词。法国男人保持沉默,看向他同伴的眼中,期望自己可以永远沉浸其中,他的眼睛可以让他平静下来,这是战争发生后从未有过的平静的心情。

 

桌子对面的男孩笑出了声,然后摇了摇头。他站了起来,而法国男人朝后缩了缩,恐惧着再一次的审问,像在敦刻尔克时的那样。那个男孩注意到了这个,向法国人掌心向外举起双手。看到了这个动作,法国人尝试显得放松一些。男孩叫住了在火车附近的人,然后在窗上写字。然后别人递给了他一支铅笔和一张便条纸。他将纸放在桌上,握着铅笔的手放在纸上,注视着法国男人,然后开始书写。

 

"A - L - E - X"

 

"Al-ex,"他慢慢地说道,同时和法国人有直接地视线接触,并且拿手移到胸口做强调。他将铅笔和纸递给在法国男人旁边的士兵,他也开始书写。

 

"T - O - M - M - Y"

 

"Tommy," 男孩这样说道,抬起头看向法国男人。

 

Tommy。这很好。Tommy的声音在自己脑海中不停地回放,使这个名字印刻在脑海中。就算他才听到这个名字,他感觉Tommy这个名字是他一直都知道的。当铅笔和纸被传给他时,他知道自己要写什么了。

 

"P - H - I - L - I - P - P - E"

 

"Philippe," 他说。这是他这周说出的最自信的话语了。

 

"Philippe," Tommy淘气地笑着说道,眼中闪烁着认真的光芒。他第二次念这个名字的时候,念到字母”L”时舌头轻卷,发出了卷舌音,Philippe感到自己的脸颊迅速升温。他可以想象余生Tommy喊他名字的样子。他想听Tommy再念一次。他希望在他们独在一起的时候听他在呻吟间叫他的名字。Philippe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直到他感到右肩上一沉,一只手搭在了他的前臂上。Tommy,他意识到他在他的肩膀上睡着了。这弄得Philippe很紧张,他尝试保持不动,尽量不要弄醒肩上的男孩。

 

Alex,在确认了Philippe脸颊上的粉色之后,笑出了声。Philippe看了看Alex的脸,想看出他为何而笑,但只是收到了一个眨眼。

 

他知道了,Philippe想,但是这个认知并没有使他惊慌。事实上,现在有人知道他这两个秘密,让他松了一口气。他朝Alex微笑,耸了耸Tommy没枕着的那个肩膀,使得另一个男孩笑得更厉害了。

 

然后他的视线回到并常驻在他的右肩上。他仔细地端详Tommy的睡颜,第一次看到他的神情是完全放松的。Philippe深深呼出一口气,他感觉他的神经一直紧绷,自从Tommy看到他正在埋葬Gibson。凝视Tommy的睡颜,Philippe觉得他有足够的力量去独自对抗整个德国军队。他也确实会这样做,如果这可以让Tommy永远不再做噩梦。沉浸在爱情中,Philippe闭上了眼睛睡着了。


END

评论(2)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