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的嘛就不谈了

严重cp洁癖 盾冬 dickjay 可逆不可拆

【敦刻尔克】【Philippe/Tommy】缺失的承诺(一发完)

时间线紧跟 抓住他的手 的后面,从火车上开始,也可以独立成篇

大概就是写写异地恋之前的腻歪,异地恋之前的小树林play,异地恋时候的腻歪,异地恋之后

与历史不符有bug求轻喷




Tommy被从车窗射进来的明晃晃的阳光以及火车在铁轨上的震动给弄醒了,他的眼睛眯着,好一会才适应过分明亮的阳光。然后他发现自己又一次靠在Gibson身上睡着了,Gibson的手搭在他的腰上,在披在二人身上的毯子下。Tommy趁没人注意的时候,抬头亲了亲Gibson的脸颊。

 

Gibson长长的睫毛动了动,然后睁开了眼睛。他睁开眼睛就看到Tommy睁着眼睛靠在他肩上看着他。于是他也趁人不注意,飞快地在Tommy的唇上啄了一下。

 

Tommy的耳根红了,从Gibson身上起来,一个人蜷在角落,裹着毯子看着他,然后就被Gibson喂了从餐车上拿过来的面包。

 

Tommy吃完了自己嘴里的面包后,又看着Gibson,于是Gibson将自己咬过两口的面包又塞给了Tommy,反正他从餐车上拿了一些面包,够两个人吃的了。

 

Gibson吃完后拿过黄黄的纸巾擦了擦嘴角和手上的面包屑,满意地见到Tommy也吃完了之后,用拇指擦去了他嘴角的面包屑。

 

Tommy吃完面包,从沿途给他们送东西的好心民众手里拿了一份报纸并道谢,报纸的第一页上印着大大的数字335000,这是成功撤离的人数。

 

Tommy顺着大大的数字标题看下去,下面是丘吉尔的演讲,他看到Gibson也凑过来看报纸,他知道他看不懂,但他也没法给他翻译,他发现Gibson盯着那个数字看,明显那是成功撤离的人数,Tommy庆幸报纸上印了数字,而不是写的英文,Gibson还可以看懂最重要的信息。

 

然后他看到Gibson的表情突然变得严肃,他抿紧嘴唇,低着头看着自己和Tommy的手掌重叠在一起,额头前的头发垂下,因着火车外的光线,那双绿色的眼睛中的光芒忽明忽灭。

 

Philippe知道那时的自己做了一个怎样的决定,他很清楚他为什么这么选择。

 

他紧皱着的眉头,让Tommy感到心疼。

 

Tommy试着去抚平他紧皱的眉头,怎料手腕被对方一把抓住,然后Gibson轻轻地摊开了自己的手腕。

 

然后Gibson开始翻裤子口袋,从被海水浸湿过许多次又干了许多次的那套制服裤子口袋里,他掏出了另一块狗牌,Tommy猜测那上面应该是他的本名。

 

这个昨晚和他亲得死去活来的男人将那块东西放在他的手心里,然后用他的手包住了Tommy的手。

 

法国男人手上的动作轻柔,Tommy像抓着稀世珍宝一般,攥紧了手中的东西。

 

随后法国男人轻轻地放开了他的手,他再看法国男人的面庞,那紧紧抿着的嘴唇已经变成一抹让人安心的微笑。虽然Tommy觉得他笑起来真的很好看,可是他更想先看一看那块牌子。

 

他小心翼翼地收回自己的手,摊开手掌,在链子的下方,Tommy清楚地看到一些法文和身边英俊的男人的本名,Philippe。

 

这是一个好听的名字,Tommy心想。他看了看牌子,又看了看身边的男人,他扯出一个让Philippe心跳加速的微笑。然而还不止这一样让Philippe心跳加速的事情,Tommy低下头,亲了亲那块代表着Philippe本人的吊牌,嘴角挑起一个危险的笑容,是的,Philippe是这么形容的,然后把那块牌子收进了自己的口袋里。

 

火车开向军营的方向,当然不止一个军营,战争还未结束,30多万的兵力不算小数目,肯定是要进行重新编制再上战场的,Tommy这样猜测。

 

如他所料,确实如此,然后他和Philippe下了火车,前往附近指定的军营,很巧的是Tommy去敦刻尔克之前待过的那个。

 

所有人依次排队进入军营,有教官在入口处喊话进行通知,例如日用品在右手边领,再比如,再过晚一些的时候等人来的差不多的时候会进行再一次的登记和编队,在那之前他们可以自行休息,不能出去就是了。

 

然后Tommy听到后面有人问,说原来操场上的那些营帐是干什么的,教官回答说是撤离出来的法国人先跟着火车一起到英国,然后再送回法国,这段时间的临时居所。

 

Tommy听到这里,虽然面无表情地继续往前走,可是心里不免有些疼痛。他早就该想到,他早就该想到他和Philippe是不可能不分别的,他是法国人,他肯定是要回国的。Tommy在听到教官所说的信息之前他都还没想到这个令他沮丧的事实。

 

他不想和Philippe分开,他不想,他们生死与共的感情,早就超过了Tommy和其他任何人的情感。

 

Tommy的心一下子变得疼痛,十分沮丧,他早该想到的,而且这是没办法的事情。

 

Tommy犹如行尸走肉一般,一声不响地接过日用品和换洗的衣服,跟着队伍走到了澡堂。

 

Tommy脱下脏衣服的时候,想起里面还有Philippe的吊牌,于是他把它从胸前的口袋里取了出来,挂到了自己的脖子上。两块吊牌都挂在Tommy的胸前,一块写着Tommy一块写着Philippe。

 

他想,这算什么呢,Philippe临走前给他的定情信物吗,那他是不是应该把自己的给他呢。他在摸到胸前相互交叠相互纠缠在一起的两块吊牌时,他想到了,他知道了,Philippe不仅是把吊牌给了他,还是Philippe自己的命,自己的身份,自己的……可以说是一切。

 

Tommy想到Philippe在将牌子给他的时候严肃的表情,那时候其实是他早就已经做好了决定,下定了决心。

 

他将那块牌子给了自己,他自己则带着Gibson的那块牌子,他是想留在英军中,和自己在一起。

 

要说法军都没有成功撤离,就只有像Philippe这样的几个逃出来了,那么留在这里,和自己待在一起是他唯一的选择。

 

可是Philippe早上一定看到了报纸上的数字的,英军一共都没有那么多人,Philippe想也知道其中一定有法军。

 

就算是一万两万的法军,也不是小数目,也得送回法国,(曾经丘吉尔都只要求三万军力从敦刻尔克撤回,)Philippe一定都想到了,所以今天早晨才会是那么郑重的表情给他自己的牌子。

 

Philippe明知道自己可以回到法国但他还是选择了留在自己身边。

 

他实在想不出Philippe有什么理由留在这里,除了是为了Tommy自己。说Philippe是间谍,Tommy是一早就不信的,Tommy就算不精通法语,也知道Philippe说的是法语,Philippe的牌子上写的是法语,更何况要是间谍哪会这么千辛万苦还差点丧命地就为了和他们一起逃命呢。

 

Philippe留在这里多半是为了自己。

 

Philippe什么都知道,可是他为了自己选择留下来。

 

这个想法让Tommy撅起了嘴唇,眼睛红红地看着在他旁边洗澡的Philippe。Philippe突然被Tommy这样一看,感觉脸在发烫,差点就硬了。他不知道自己的Tommy为什么一脸委屈地瞪着自己,但Tommy这个样子活生生像一只小兔子。

 

Tommy不再看他,自顾自地洗完澡,穿上衣服出去了,Philippe见状,跟在Tommy身后。

 

很快天色就暗了下来,过了不久就到了晚饭开饭的时间。士兵们情绪都很高涨,毕竟这是撤离回来的第一顿正经的伙食。

 

不知谁从哪里弄来了啤酒,但是教官也没管,于是饭桌上的气氛十分热烈。

 

不论其他地方的气氛有多热烈,Tommy依旧打不起精神。

 

Tommy就算几天都没好好吃一顿饭,此时他看着眼前的晚饭却完全没胃口,他拿着叉子随意拨弄和蹂躏盘子里的食物。Philippe坐在他对面,看着他完全没有胃口的样子,伸出手摸了摸他的刘海,Tommy的刘海又被Philippe弄乱了。

 

Tommy起身将吃剩地晚餐和盘子扔到回收的地方,Philippe跟着他一起将吃剩的晚饭倒掉。然后Tommy抿着嘴唇,一言不发地拉着Philippe快步离开了,Philippe不知道Tommy要带他去哪里,黑暗的天色和昏暗的路灯让Philippe不能完全看清Tommy的表情,可是他不用看就能感受到Tommy不开心的情绪。

 

Philippe和Tommy相识两天,Philippe觉得在绝境中的Tommy的情绪都没有这么低落过。

 

饭桌上的士兵还在吃饭喝酒自吹自擂,毕竟距离撤离也只经过了一天,前一天你还在飞机轰炸枪林弹雨里担心活不过明天,而后一天你就回到了祖国,士兵们没有大声地满怀欣喜地说什么,更多只是一群人一群人聚在一起,小声地心怀庆幸地对碰酒杯,因为所有人都知道还要打仗。

 

Philippe的手被Tommy拽着,两个人远离了吃饭的地方,不过其余的士兵在继续享用着他们的啤酒和食物,没有人在意他们的离开。

 

Philippe发现他们来到了营地中比较偏僻的一块小树林,Philippe正在思考Tommy之前有没有和别人来过这个地方的时候,就被Tommy一把按到一棵树上。

 

然后Tommy吻住了他,那种死磕的,不得章法的嘴唇的相贴,Philippe觉得比起昨晚在火车上的那个吻,这个吻粗暴不少,不过只要是来自Tommy的吻,他都喜欢。Philippe觉得他们的吻甚至隔着嘴唇磕到牙齿了,他感到嘴里一股咸味,他怕自己把Tommy的嘴唇磕破了,但当他推开Tommy想检查他的嘴唇的时候,发现Tommy满脸的泪水,他这才感受到自己的脸上也湿了,沾满了Tommy的泪水。

 

就着月光看去,Tommy的眼睛红红的,活像一只兔子,脸也红红的,脸上满是泪痕。Philippe原本扶着Tommy的双臂,想检查Tommy有没有被他弄伤,现在看到这样的Tommy,他伸手想要替他擦去泪水。

 

可是他的小兔子Tommy并不领情,一头钻进他的怀里,环抱着Philippe,然后那他肩膀处的布料自顾自地擦拭眼泪。可是眼泪一边擦拭一边还在流出,Philippe的肩膀都湿了。

 

过了好一会,Tommy蹭了蹭Philippe的颈窝,抬起了头,哭得红红的眼睛望向Philippe,好看的嘴唇抿得紧紧的。Tommy好像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他原本环着Philippe的腰的手放开了,来到了Philippe的脖颈间,Philippe不知道他要做什么,只是依旧抱着他的腰,对着他的面庞,轻轻地吻去Tommy脸上的泪水。然后Tommy完成了他的动作,他将Philippe脖子上Gibson的狗牌摘了下来,放在裤子口袋里。然后从自己脖子上解下Philippe早上给他的,刻着Philippe名字的那块法文的狗牌,给Philippe戴上了。

 

Tommy给Philippe戴上那根Philippe原本给他的狗牌时,手在颤抖,眼泪又止不住地往下流。

 

在敦刻尔克的沙滩上,他一开始以为自己和他是萍水相逢,后来越发觉得默契,再到后来的相互依靠相互扶持逃出生天,昨夜他以为他是他的爱情。就算是这样没有错,可是Philippe终究要回去的,下一次再见面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

 

可是他不能够那么自私,因为自己把Philippe留在身边,留在异乡的军队中,Philippe现在有机会回国,再下一次,如果战争失败的话,就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可以回去了。

 

Tommy,就当为了你将来不再自责,Tommy的眼泪随着这个想法的再次出现而流出。

 

Tommy抿着嘴唇,哭得越来越凶,可他还是在泪眼模糊间将Philippe原本的吊牌戴在了Philippe的脖子上。

 

完成了所有动作之后的Tommy仿佛脱力一般,倒在了Philippe身上,他感到Philippe在他的腰上的力道渐渐加重,仿佛想要将他揉进身体里一般。

 

不知道两个人使出浑身的力气在一起抱了有多久,但在很久之后Philippe的力道一下子消失了,Tommy抬起头去查看,发现Philippe的长睫毛上也挂着泪水,一只手轻轻地抚摸Tommy的后背,脸上的悲伤无论如何都掩饰不住,Tommy听到Philippe本来迷人现在沙哑的嗓音,用极其不标准的发音,吐出了一个单词,why。

 

Tommy控制不住自己吻上了Philippe的唇,他不想再听到Philippe说话,他怕自己会动摇,会自私地想让他留下来。

 

Tommy感到Philippe的舌头撬开了自己的口腔,舔舐自己的牙床,Tommy也伸出舌头作为回应,两人的舌头纠缠在一起,Philippe汲取着Tommy口腔里的氧气。


短小的小树林hand job


明明什么都没有还要屏蔽我



END


感觉自己很有可能还要写后续,重逢相见真的不来一发吗

本来想上一篇就完结了的,实在太喜欢这对了,忍不住写

看敦刻尔克的时候一直想说感觉Tommy人真的很聪明很厉害啊,观察能力很强

评论(7)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