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的嘛就不谈了

严重cp洁癖 盾冬 dickjay 可逆不可拆

自己翻译了一下猴爷离队发的脸书

第一次这篇文章的时候还没看到中文版的,看的是英文的,虽然后来看到了中文的翻译版但还是想自己把这篇文章翻译一下(虽然原版应该是韩文吧……),说真的看完挺心疼的猴爷的,希望他可以在中国过得更好吧,不要那么大压力了,大概就冲这个我非要自己翻译一下吧,有不足的地方请见谅,毕竟英语退化了很多,而且大概大部分小伙伴都看过了吧……












当SKT的两支队伍合并成为了一支时,我们有些许的困惑。很多选手在考虑和面对仅有的五个首发位置这个问题时犯难。在会议中,有一个关于我的问题:“当一个队员有能力上场但不能被保证可以上场时应该怎么办?”答案是:“必须有牺牲。”。
我留在SKT的最大的原因是因为崔经理和金教练,他们支持我并且经常鼓励我让我知道自己在这支队伍中是有价值的。因为这个,我决定无论如何也要留在这支队伍。
在春季赛期间,我和Faker为了上场而竞争,在一场具体的游戏中更适合的人会上场。Faker和我都有上场过。外界有很多对于我们队的轮换制的质疑声,但我并没有动摇,因为我的队友,教练和经理都是很好的人。
我也不因为在夏季赛的时候得不到足够的上场机会而抱怨。Faker相对我来说(状态)更好因此他比我更经常上场比赛,而我对此也表示理解,因为这是教练组做出的决定而他们的决定是合理的。
我离开SKT的原因不是因为队友或是教练组。而是在此次S5的半决赛,我有机会在第一局第二局中上场,并且发挥得良好,所以我认为我能继续第三局游戏,然而Faker上场了。当我下台,Faker上台时,每个人都欢呼道“Faker!”。
当我离开舞台时,我想了很多。“我在队伍中真正的角色与意义是怎样的?观众们不都希望Faker上场吗?”。
我喜欢 Micheal Standel的《正义》一书。书中对于功利主义的描述——为了绝大多数人的幸福必须牺牲小部分人的。当然,这本书并不认为这么做是正义的。但如果并不能让每个人都满足,那最好的结局就是牺牲小部分人。
半决赛的经历让我想起了EDG的Pawn。2014年,他作为SSW的队员赢得了世界冠军,并且站在颁奖台上。主持人为了激起对Pawn的欢呼问观众:“谁是世界第一中单?”人群回答道:“Faker!”2014年Pawn显然是变现最好的中单,然而观众们并不把(本属于他的)荣誉归还给他。
但我不认为那是错的,人们支持他们喜欢的选手。他们可以支持Faker即使Faker(在那时)可能不是最强的,况且Faker今年切切实实地夺得了奖杯。我可以说我和Pawn都是粉丝文化的受害者,但是观众们可以更开心地支持Faker——难道那不好吗?与此同时我感受到了与Pawn感同身受的无力感……
我并没有对Faker和Pawn有诋毁的意思。Pawn不被欣赏不是Faker的错。而且谁不喜欢Faker呈现的精彩的操作呢?在与Faker近距离地一同生活中,我发现他是一位非常出众的选手,我真诚地希望他可以继续发挥得如此出色,同时为了电子竞技和LOL今后的发展。
LOL与电子竞技的发展,也得益于Faker惊人的表现和人们对他的热爱。Faker肩负着重任。我希望它可以做得很好并且仍然具有很大的潜力。
如果我更年轻一些,我想我可能去另一支LCK的队伍与Faker较量。仅是我作为一名选手的竞争心理。那会是一个很值得的挑战。然而,我已经不年轻了,我不得不为我的将来做打算。我成为职业选手也有4-5年了。我相信粉丝们的选择是对的,但我不能继续承担粉丝们的关注与批评带来的压力了。我更愿意在远离被聚焦的地方继续我的职业生涯。
若是论我真实的感受的话,今年的每一场比赛对我来说都是艰难的。与CJ的比赛,LCK的决赛,S5,试想如果我在这些重要的比赛中没有发挥好……我会被描绘成怎样拿来和Faker作比较呢?我现在想卸下这些负担了。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