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的嘛就不谈了

严重cp洁癖 盾冬 dickjay 可逆不可拆

【授翻】Counting Stars (1)

原文作者:tricksterity

原文地址: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559681

授权:

译者补充:这是一篇写得很好很完整很详细的原作向的文,如果大家觉得不好一定是我翻的不好;这是一篇很久之前的文了,我不确定有没有人已经翻译过,但是我在原文下的评论区中没有找到要中文翻译授权的,如果有请告诉我,我会删掉的;原文是一发完,我本来也想一发翻完的,但是太…长…了……翻不动了……先发这点吧……


Summary:在Peter Parker的记忆中,他就一直爱着Harry Osborn,他怎么能对拯救他的生命说不呢。

基本上是如果Peter不完全地犯傻以及Gwen,你知道的,没有将事态驱使的极端化,超凡蜘蛛侠2的应该会发生的走向。



(原文附上的歌词)

Lately I've been, I've beenlosing sleep / dreaming about the things that we could be / but baby I've been,I've been praying hard / said no more counting dollars we'll be counting stars

- Counting Stars; One Republic



Peter可以发誓,他的心跳停了,就在他听到Harry Osborn的名字的时候。他的手指停在键盘上方,抬头看着那则显示了一个模糊的,低像素的,极其像是手机拍摄的照片中一个模糊而熟悉的男孩正在上车的新闻报道。那张图片是黑白的,Peter想知道Harry是否还拥有那双蔚蓝色的眼睛,仿佛其中蕴含着一个小星系。

 

“Harry,”Peter喊出Harry的名字,一半兴高采烈,一半愧疚万分。

 

兴高采烈为的是他童年最好的朋友回到这座城市的事实,回到了他属于的地方,以及压倒性的愧疚。Peter记得Harry被带去那个隔了大半个世界的寄宿学校的那天,他不停地哭,将Harry抓进他十岁的胸膛,使Harry昂贵的衬衫浸泡在盐分和泪水中。

 

他们许下诺言保持联系,但是在新的学校新的国家,颠倒的时差,以及永远没法解决的距离。他们发邮件的频率降至了一个月一次,如果他们其中一人记得的话,最终还是都停止了。

 

Peter仍然记得停止邮件联系之后的好几年,他坐在他的笔记本电脑前,手指在键盘上,将Harry的email地址输入主题栏。他从没有比这做的更多了,因为他要说什么呢?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你一直都是,我很抱歉这没能继续下去以及我非常确定我从八岁起就爱上你了?

 

当然,有另一层愧疚,当他想到Gwen时。他爱Gwen,当然他爱过,她聪明,智慧,思虑周全而且美丽,就像Harry一样,而且她是Peter曾经唯一主动要求过的事物。但是这感觉很奇怪,像是背叛了记忆中的Harry Osborn,那个和大胸超模一起登在杂志封面上的人。

 

这不能阻止Peter在那则新闻报道一结束转到其他平常的事情后,就砰地合上他的笔记本电脑,带着它冲出了咖啡馆。他拦下了他看到的第一辆出租车,并且在去Osborn宅邸的一路上,不断用手指敲打着他的大腿。还是个孩子的时候他在那里待了很长时间,以至于他总是知道穿过许多的走廊和房间的路径,也总是知道在哪里能追寻到一个倔强的Harry。

 

Peter知道Harry尊敬他的父亲,他希望得到他的父爱,欣赏和接受,这些他从未得到的东西,Peter也因此讨厌那个年长的男人。即使他死了,Peter也不打算突然装作认为他是个好人,他生前所做的只是关心他自己,从未给他的儿子一丝微笑,那个非常想要让他父亲满意的男孩。

 

“一共$20.17,小伙子。”出租车司机说。Peter从口袋中掏出一些零钱,拍了拍他的外套寻找一些硬币,同时在想什么时候只是穿过几个街区就突然变得这么贵了。他把钱塞进出租车司机的手中,然后下了车,抬头看着这些年持续萦绕在他记忆中巨大的宅邸。在Harry走了之后他来过几次,但是门卫和仆人们只是将他赶出去,向他投去同情的微笑,但并不是真心地(表示同情),以及可怜的眼神,直到他看到了那张(Harry的)照片。

 

其中一名门卫还站在外面,并在Peter报上他的名字时微笑了一下。他尴尬地在大厅中慢慢吞吞地来回走动,拇指缠着背包的带子,凝视着大厅中所有的这些过度做作的以及昂贵得荒谬的装饰品。仅仅是它们其中的一件就可能可以提供一个小村庄一年的食物,水以及药物。

 

他可以感受到Harry Osborn轻微地脚步,惊讶于他应该被他的蜘蛛感应归为没有威胁的那类,当他听到他的名字时,他抬头看到了那张笼罩在阴影中的脸。

 

“Peter Parker,”Harry平静地说。“我简直不敢相信是你。”

 

“Hey,Harry,”Peter微笑着回应道,不敢相信他就站在他面前;那个男孩,他最好的朋友,一度是他的全世界,有血有肉地真实地站在这里。他穿着西装,这些西服比在他12岁时更衬他,但是Peter勉强辨认出他的脸。Peter知道Harry站在阴影下一定是有原因的,但是他希望他们的目光可以接触,想看到他的眼睛是否还是那不正常的蓝色,一如他记忆中的那样,还是他只是将那作为一个装饰。错误的记忆,他的大脑提供的,记忆被进行了改造,让它看起来就像是真的,通常在记忆发生后的很长一段时间被改造。

 

“好久不见……有十年了吧。”Harry提到。

 

“八年,也快十年了。”Peter纠正。

 

“找我什么事?”Harry问,声音听上去十分冷淡。Peter向楼梯处走进了几步,估计着Harry的反应。

 

“我只是……我看到了新闻。我听说了关于你父亲的事,我只是想过来看看你,看看你过得怎么样……”

 

“我在……我刚刚正和一群人,Peter。我正在开会。”Harry不动声色地打断了,一个简单的结束,Peter停在了在楼梯的第二节台阶上,抬头看向笼罩在阴影中的Harry Osborn的脸,拘束地微笑了一下。

 

“对不起,我不是有意打扰的。”Peter说,“虽然这过了很久,但我多少能理解你现在的处境。我父母去世的时候有你在我身边——”Peter停止了话语,无法将句子说完。抛弃了他?留下了他?死了?“所以现在我来了。”

 

“谢谢。”Harry平静地说。

 

“很高兴见到你。”Peter说,一边后退着走下楼梯。“真的很高兴。你父亲的事我深表遗憾。”

 

他们分别时间和相隔的距离抹去了所有他们之间原本存在的东西,迫使自己接受面对这个事实,Peter转身想要离开。他都已经将他的手放在门把手上了,一个声音在他身后响起,熟悉的语气。

 

“你把牙套摘了。”Harry取笑着说。“这样你的一字眉就更加瞩目了。”Peter笑了,转过身看见Harry终于站在阳光下,一双黯淡的但却过分明亮的蓝绿色的眼睛,Peter感到他的心情轻快了不少。

 

“这才是你!”Peter开心地说。“你现在还是每天早上都吹头发吗?”Harry Osborn发出了一声明亮而快乐的笑声,是Peter很多年没有听到,但一直都想再次听到的声音,他整张脸都被点亮了。这正是Peter记忆中的Harry,即使长高了也更自信了,就算西服外套搭配深色牛仔裤也依旧看起来是一个百万富翁。

 

“这个嘛,我有一个男仆会帮我举着吹风机。”Harry取笑道。“但是梳还是我自己梳,好吧,至少我还是能生活自理的。”Peter被逗笑了,记起第一次Harry在他的房间里过夜的时,第二天早晨问他吹风机在哪,惹得那时的Peter一阵傻笑。

 

Peter不禁跳上台阶两级一跨地跳上台阶,将Harry拉进一个拥抱,用他的双臂抱紧这个比他矮一些的男人并不难,重重地将他压在自己胸膛中,像是八年间不可磨去的印记,他将脸暂时地埋在Harry的头发中,紧紧地合上眼睑,感受到眼睛的温热湿润。Harry紧紧地回抱他,手指紧紧地抓住Peter的后背,隔着Peter的外套,像是如果他放手Peter就会永远消失不见一样。



TBC

评论(10)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