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的嘛就不谈了

严重cp洁癖 盾冬 dickjay 可逆不可拆

【授翻】Counting Stars (2)

原文作者:tricksterity

原文地址: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559681

授权:

译者补充:这是一篇写得很好很完整很详细的原作向的文,如果大家觉得不好一定是我翻的不好。


(1)


Peter拉开了二人之间的距离,但是手依然搭在Harry的肩上,看向Harry,想将他的脸型,他的五官,那个愚蠢的赶时髦的发型以及那双以怀疑的目光看着他的眼睛都印记在他心中。

 

“所以……你想要回去(继续)开那枯燥的会议还是你想要(和我一起)出去?”Peter无耻地咧着嘴笑着问道,而这笑容反射在了Harry的脸上,由于他拿出一副夸张的,可能比他的发型更赶时髦的墨镜并戴上了它。

 

“Felicia可以主持会议。”Harry说,在他抓住Peter的胳膊,将他拖出前门之前。这些年来Peter从未感到如此高兴,仿佛所有的他所肩负的世俗的负担,都因为他的最好的朋友的出现而减轻了。

 

Peter轻而易举地将手臂吊在Harry的肩膀上,将那个个子比他稍矮的男人拖到他的身边,一边嘲笑着Harry叙述的他在寄宿学校时的事迹——在他16岁生日之际他如何弄到一瓶苏格兰威士忌,而现在回忆起来非常滑稽。他们花了好几个小时只是瞎转,他们跟随着他们的双脚走向的方向,享受着照在他们脸上的温暖的阳光。Harry确实像一个苍白的英国男孩,但他并没有丢掉他的(美国)口音,太过瞩目以至于让其他人有所猜测。

 

Peter注意到他们正沿着他们过去的足迹走,在港口边,还有那Peter还小的时候曾请求Harry一起去玩的旋转木马,在玩厌之前。在简单的对话中他们度过了好几个小时,就好像根本没过多久一样。Peter从一段扶手上滑下,Harry跟着也滑了下来,记得过去的时光中,他们一直尝试这么做,然而他们那时还太矮。

 

“你有女朋友吗?”Harry问到,而Peter正背靠在港口边的栏杆上,Peter给了他一个自嘲并有些气恼的笑容。

 

“还真是问倒我了。”Peter说,有些尴尬地翻过栏杆并拉着(栏杆的)另一边,感受着海风吹过他,感到仿佛下一刻他就可能要掉下去一样。他可能可以完成一次自由落体运动。

 

“没有了。”Peter最终说到。“我也不知道怎么说,”他从栏杆的另一边回来。“我解释不清楚。我们现在分手了,但这不是第一次了。这……呃……事情很复杂。”

 

“我从不把事情复杂化。”Harry说,Peter将手臂靠在栏杆上。Peter在想,将Harry拉向他并将他们两的唇用力地亲上一点也不难,一点也不复杂。“她叫什么?她长什么样?”

 

“她叫Gwen。”Peter说,“Gwen Stacy。她,呃,事实上她是你手下的员工。”

 

“她在我的公司工作?”Harry微笑着问到。

 

“是的,她在那里算半工半读吧,”Peter咧着嘴笑着说。“我一直喜欢聪明的人。”

 

“我不知道有人比你更聪明,Peter。”Harry说,“即使是在那个吊炸天的寄宿学校,那儿每个人都有着很高的智商,但就算是那样也没有人与你智商相近。当然除了我。”Peter惊讶地笑了起来。

 

“噢,所以那是怎么回事?”Peter(接着Harry的话)取笑他。

 

“就是那么回事。”Harry拖长调子说到,而Peter头向后仰,发出一阵大笑。然后他放开栏杆,从上面下来,落在软和的沙子上,弯曲他的膝盖来吸收(下落带来的)冲击力。他抬起头,看向倚靠在栏杆上的Harry,Harry也向下看向他,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并且相当可能地翻了一个白眼,在那副可笑的太阳眼镜下。

 

“好吧,”Peter打着手势问,“Harry Osborn是不是狂妄到不愿让他的Armani西装被弄脏?”

 

“这是Prada,混蛋。”Harry回答。他翻过栏杆,并没有丝毫犹豫地跳了下去,半只脚着地时不由得踉跄了一下。“我记得这要容易一些。”

 

“真的吗?因为好像你一直都没有变老。”Peter继续拿Harry开玩笑,在短短的几个小时内这是他们开的第六个玩笑,Harry从缺口处下来,来到海滩上,咒骂着追赶他。

 

Harry最终追上了他,并一跃趴在了Peter的背上。Peter轻松地背着Harry,并不感到重,双手紧紧地托着Harry的大腿,在他们跌跌撞撞地走在松散的沙子上时惊呼,不止一次假装快要被绊倒,只为了感受Harry本能地收紧了环在他脖子上的手臂。最终他把Harry放下来,放在一块巨大的岩石上,几乎是将他丢下一般,当那个年龄大一些的男孩大笑并摇头好像他不太能相信刚才发生的。Peter放下了他的背包,脱掉了他的外套,看着Harry也脱掉了他的外套,将其胡乱地堆在Peter的外套上,并挽起了衬衫袖子。

 

Peter默默地在心中承认,Harry穿着这身赶时髦的打扮——他那该死的Prada的西服外套和马甲以及他卷上去的深色牛仔裤和鞋子实际上看起来很好看。他终于摘下了那副可笑的太阳镜,把它放在那一大堆衣服上,捡起一块平岩想要将其投掷出去,使其掠过海水的表面。

 

Peter也捡了一块,在手中掂量了好多次,然后掷出。那块石头没有飞多远,但可能两次接触到了水面,显然地,他非常缺乏练习。Harry嘲笑他,并掷出自己手中的那块,在那块石头消失在视野内之前,有四次半接触到了水面。这一天简直温暖而懒散,直到Harry开口,Peter的思绪几乎游离在世界之外。

 

“你知道的,当我爸把我送走时,我尝试去忘记有关这里的一切。”Harry承认。“这其中也包括你。”

 

“你不需要向我解释的,”Peter过了些许时候开口。他记得当他被禁止再去Osborn宅的时候,那时是他第一次试图去忘记Harry Osborn,许多个星期,他自己一个人不停地哭,哭着哭着,最终哭到睡着了,当他将每一个和Harry Osborn有关的东西都堆到最底层的抽屉中,假装Harry Osborn从未存在过。“我们都被抛弃了。”

 

“你有试着去弄清你父母离开的原因吗?”Harry问,而Peter在(掷出石头时)手腕上施加了一些力,那块石头直直地沉下了水面。

 

“我爸的遗物里有一个公文包,”Peter说,无所事事地拿着一块石头在手中掂。“只剩这个了,一公文包的垃圾。无所谓了,我尽量不去想。”

 

“这做法管用吗?”Harry问,扬了扬眉毛,好似他知道答案一般,而他确实很有可能知道。

 

“很管用。”Peter回答,吐出这个单词,挥动他的手臂,而这块石头在沉没前至少掠过了水面八次。Harry看起来有一些吃惊。

 

“好臂力啊。”Harry发表评论。

 

“关键是手腕。你好好锻炼你也可以的——”

 

“哦,好。”Harry大笑着打断了Peter完美的暗讽。Peter冲他眨了眨眼,Harry翻了个白眼,将限制他肘关节弯曲的袖子卷了上去,再一次掷出一块石头。

 

“但你必须承认,这里发生了许多怪事,巨型蜥蜴啊,蜘蛛小子啊。”Harry说,Peter感到他的胃都要飞出他的身体了好像在坐过山车一样。这是一个他不希望Harry提起的话题。

 

“就一个,”Peter蹲了下来说。“一个叫蜘蛛侠的,或者蜘蛛女侠,我们也不清楚。”他小心翼翼地说,让他的回答听起来是中立的。

 

“管他呢,他竟然穿着紧身衣爬上树救猫,我印象非常深刻。”Harry说,声音中带着嘲笑的语气。

 

“我倒是觉得他给了人们希望。”Peter说,感到需要为自己的第二个身份进行辩护想让Harry站在蜘蛛侠这边。他习惯了民众的监视和厌恶,不论在蜥蜴博士事件之前还是之后,但是听到他最好的朋友这么说还是很别扭。

 

“什么希望?”Harry停下手中的动作,看向Peter坐着的方向。

 

“那个……也许最终所有的事情都会好转的。”Peter说。也许最终他和Gwen之间复杂的关系也可以得到处理,不论怎么样都不是像现在这样。也许Aunt May可以安然入睡而不是在夜晚独自一人哭泣。也许Peter可以不再被衣柜中的公文包所困扰。也许他可以停止在哪里都能看到Captain Stacy的幻觉。

 

“我希望我能等到那天。”Harry讥讽地说到,有一种情感隐藏在他的声音之中,Peter看向Harry,在再一次向水面掷出一块石头后,寻找着他的好友的脸。Peter对Harry的(对蜘蛛侠的)表达叹了一口气,并站了起来,将手中一把石头丢回到沙子上。他拿出相机,透过镜头看向Harry,抓拍了一张Harry掷出石头的动作。

 

然后他急转身,在Harry发现他在干什么之前偷拍了Harry一张照片,那个年龄较大一些的男孩看起来惊呆了一秒钟,然后大笑起来,然后Peter又抓拍了一张。最后Harry伸出手挡在了镜头前,Peter也笑了起来,收起了他的镜头,将它挂在身上。

 

“得了吧,Peter,我有够多的狗仔队的偷拍照了。”Harry温柔地抗议。

 

“是啊,但是他们都不知道真实的Harry Osborn,不是吗?”Peter回答,一边穿上他的外套,由于这骤降的温度。他拿起他的背包,然后递给Harry他那副愚蠢的太阳眼镜和他那件昂贵的,然而现在已经轻微起皱的而且表面附有沙粒的Prada外套。

 

真实的Harry Osborn是什么样的呢?”Harry问Peter,同时将他的袖子放下来,没有了袖口烦人地束缚在他的肱二头肌上,Harry穿上了外套。

 

“那个喜欢用毯子堆堡垒的,凌晨三点想要做奶昔的恼人的狂妄的小混蛋。”Peter轻快地说,Harry从他伸出的手中接过外套。“那个人讨厌花生果酱三明治的人,那个认为ABBA是过分爆炸的激情的人,那个儿时的偶像是Justin Timberlake,以至于那个时候偷了一瓶漂白剂,为了弄成那样一个劣质的拉面头的人。”Peter说着,看着Harry听到这些尴尬的回忆时的脸拧成一半微笑一半鬼脸似得表情。

 

“那个人超级聪明,是一个数学以及自然科学方面的天才。”Peter继续说,在Harry扣上他的西服纽扣的时候。“那个人仍旧在用那个地址是osborn-to-be-a-king@hotmail.com-”Harry笑着打断了他,用有些颤抖的手捂住了Peter的嘴。

 

“你要把我所有的秘密都抖出来了,Peter。”Harry以只有两个人能听得见的音量说,而Peter的嘴在Harry的手下偷偷地拉开了一个弧度的微笑。Peter迈出一步靠近Harry,轻柔地抓住了他的手腕,厚着脸皮地笑着将Harry的手从他的脸上拿起。Peter轻易地就抓住了他的另一只手腕,将他的唇印在了Harry的上,他将Harry再一次拉近,像第一次和Gwen接吻那样亲上了Harry的双唇,只是他和Harry之间的接吻并不带有愧疚、害怕和尴尬。

 

过了许久,Peter放开了Harry,将额头抵在Harry的额头上,轻声私语:“其实我九岁就想对那个人这么做了。”

 

“你九岁的时候就想亲我了?”Harry含糊地问Peter,虽然他闭上了眼睛但是嘴角却勾起了一丝微小的(上扬的)弧度。

 

“可能比那更早。”Peter有些激动地笑着回答。

 

“我可不认为会比那时还早,Parker。”Harry开玩笑地说,睁开那双蔚蓝色的眼睛透过睫毛凝视Peter。一瞬间,眼前的Harry让Peter的肠胃灼烧了起来,心脏像打了结一般。

 

“这是一个挑战吗,Osborn?”Peter压低了声音说,抬了抬眉毛,手指托着Harry的臀部。

 

“可能。”Harry依旧玩笑地说,Peter向前倾,到嘴唇正好能擦过Harry的唇的距离;一个他所能做到的最轻的几乎没有触碰的亲吻,就这样过了一秒,他们彼此加深了这个吻。Harry眨了眨眼,靠向Peter,没有被Peter握紧的那只手抚上了Peter的脸,在他们唇齿相交之时,Harry的拇指摩擦过Peter的下巴,慢慢地撬开Peter的嘴,舌头入侵到了更深的地方。Peter放开他口中的Harry的下唇,一丝假笑挂在脸上。

 

“这看起来不像是你的初吻啊,Mr. Osborn。”Peter戏弄地说,Harry被逗笑了,头轻轻地后仰地笑着。

 

“我认为我们现在做这个有点太老了,Peter。”Harry回应。

 

“嗯?你做任何事永远都不会太老。”Peter乐观地说。“除了,可能,尿裤子。”Harry笑得更大声了,而Peter看到Harry开心也情不自禁地微笑。他剩下的人生所有希望的做到的不过就是让Harry Osborn可以过得更好,天知道他已经经历过多少讨厌的事了。生在富裕而久负盛名的家庭,任何事物他都唾手可得,这使得他拥有了所有而又一无所有。

 

“得了吧你,我想去吃一些冰淇淋,在我不得不回去面对那些觉得我一无是处的做作的老律师之前。”Harry说,拉上Peter的手,离开了港口。Peter(被他一拉)在他身后险些摔跤,感受到这些年他从未有过的快乐,感受到这个世界突然变得美好了。他胃里存在着的很长一段时间的沉重而难以抹去的愧疚突然就消失了,这一直持续到Harry无奈地回去之后,Peter去找了Gwen,希望可以和她做朋友。

 


TBC

评论(8)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