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的嘛就不谈了

严重cp洁癖 盾冬 dickjay 可逆不可拆

【思蝎】四次Scorpius成功扑倒了Albus,一次他没有(一发完)

写在前面:没有车……等我拿到了驾照再开车呗,先欠着呗,看着我真诚的眼神,你们一定不忍心怪我的对吗!下次写思蝎我真的真的不再写竹马设定了,嗯嗯,换一个苦大仇深一点的设定吧。

 

本来是送给 @天国的节操君 的520甜饼,可是昨天没写完,就521甜饼吧,顺便秀一下情头呢!谢谢你一直不嫌弃我呀!

 

 

以下正文:

 

此刻Scorpius在Albus身下才觉得不对劲,爸爸,这和说好的不一样!之前明明不是这样的!



 

Scorpius从小就很喜欢Albus,他的异父异母的兄弟,啊,不管是什么拗口的称呼,现在他们有一对共同的爸爸,称为同父同父的兄弟应该也可以吧。

 

他们从3岁起就住在一起了,而一见面的时候,两个人就好像非常吸引彼此。

 

在他们7岁的某一天,这一天他们又形影不离地一同去花园玩耍。

 

由于他们那位金发的父亲十分喜好气派,而那位黑发的爸爸又十分宠爱自己的伴侣,以至于Draco说了什么Harry就掏钱买。当然这是Scorpius二年级才意识到的,现在想来要不是自己和Albus在一起了,在家里怕是要被爸爸们闪瞎。

 

有这么两位父亲在,Malfoy-Potter家的花园自然是又大又气派,Albus和Scorpius一直都喜欢去花园玩。这一天,阳光正好,两人手牵着手一起向着新修剪好的一大片灌木丛走去。新修剪好的灌木丛形态各异,是一套西洋棋的棋子的形状。好奇的两人在树丛中,追逐打闹了起来。

 

Scorpius听到Albus在叫他,他循声望去,Albus在向他挥手:“Scor,你快来,这里好像有好玩的。”Scorpius就立刻跑向了Albus,而他没有注意看脚下,离Albus还差两三步的距离时,感到被一根树根绊倒了,眼看着他就要摔倒还要带倒Albus时,Scorpius想也没多想地就抱紧了Albus,一只手护住了Ablus的头,一只手搂紧了Albus的背。随着咚的一声两人一起倒地,Scorpius整个人伏在Albus身上,虽然手上感觉有那么一点疼,可是,可是Albus抱起来的感觉太好啦,软软的,Scorpius都不想放手不想起来了。

 

而Albus的手勾上了Scorpius的脖子,轻轻地摩擦他露在外面的皮肤,声音轻轻地对Scorpius说:“Scor,你没事吧?”Scorpius这才回过神来,和Albus从地上站起来。Albus拉过他的手背,看到了如自己预想的擦伤,不禁有些心疼,他拉着Scorpius进屋包扎,而Scorpius一直沉浸在刚才抱着Albus的感觉中。

 

 

 

三年级的时光旅行终于在父亲们的帮助下收摊了,也算是有惊无险。可是Scorpius无论如何都忘不了那个黑暗的世界,那段如噩梦一般的经历。


他不知道父亲们是怎么离开的,也不知道是怎么回到学校回到寝室的。他只记得一路上Albus都牵着他的手,他只记得,好想抱住Albus,确认他的存在,不想再让他消失不见。

 

回到了寝室,刚一关门,Scorpius就三步并两步地冲上前去抱住了Albus,Albus虽然知道他为什么心不在焉的,可是也没料想到Scorpius的这个举动,一下没稳住身形,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而Scorpius两腿跪在Albus两侧,一只手紧紧地勾着Albus的肩,另一只手紧紧地搂着Albus的腰,只有Albus才知道Scorpius那天抱着他有多用力。

 

Scorpius将脸埋在Albus的颈窝中,额头紧紧地紧紧地抵着Albus的肩膀。Albus一只手抚上Scorpius的背,另一只手轻轻穿过Scorpius的头发,摸了摸他的头,将头靠在Scorpius的头上。Scorpius并未开口,但是Albus总能知道他在想什么,轻轻地开口道:“Scor,我就在这里。”


Scorpius依然不记得他如何才肯放开抱着的Albus的,也只有Albus才知道他们两个相拥了多久。

 

 

 

三年级时Albus突然发掘了自己对Quidditch的兴趣,而且天赋异禀;而Scorpius也在Albus的熏陶下,觉得Quidditch十分有趣,而他和Albus一样,也秉承了优秀的天赋。当然,要是他们的父亲知道了他们宣传了十几年的Quidditch有多好玩都还没有Albus说一句有用,真不知该作何感想。Albus和Scorpius分别成为了Slytherin的找球手和追球手。

 

这样肾上腺素激增的运动,自然是危险而刺激的。就在一个天气阴霾的大雾天Slytherin对阵Gryffindor的比赛拉开了帷幕,由于双方的水平几年来一直不相上下,这场比赛的比分也咬得很紧,每个观众和球员的神经都绷紧了。

 

突然Albus看到了云雾中的那一抹飞快移动的金色的身影,Albus加快速度追了上去,而那一颗小球继而又高速移动了起来,Albus紧追那道金光不放。Albus高速穿过一众在天空中飞行的球员,同时躲避了无数次的鬼飞球和游走球,就在Albus离金色飞贼一步之遥的时候,一个游走球不知是被击中还是自己在空中的飞行轨迹突然就飞了过来,眼看就要撞上Albus了,一个绿色的身影以飞快地速度横在了Albus和飞来的鬼飞球之间,飞行中的大质量球体毫不意外地撞上了硬是飞快地赶来挡在Albus身前的Scorpius,由于球体的撞击力,Scorpius又整个人扑向了Albus。Albus早有料想,一只手揽住Scorpius的腰,借由冲击力将Scorpius顺利地放上自己的扫帚,让Scorpius整个人靠在自己身上,待稳下重心后,拿出右手抓住的金色飞贼。裁判宣布比赛结束,观众们在沸腾,而什么都不能分去Albus一丁点所有集中在Scorpius身上的注意力。毕竟刚才在比赛时球体的那个速度再乘上其质量还有Scorpius本身就带着极快的速度,这样的撞击可不是闹着玩的,Albus的心中压抑着一股不安而悲伤的情绪。Albus低下头,藏下眼角的泪光,紧紧地抱着Scorpius,直到现场的医护人员对Albus怀中的Scorpius完成了简单的应急处置,Albus无论如何都不想放手。

 

经过诊治之后,Scorpius静静地躺在医疗翼中,医护人员说Scorpius的内伤和外伤都被魔药和魔咒治疗得差不多了,只需等他醒了在休息并观察2-3日即可。

 

入夜了,温度有些凉,Albus只是静静地坐在床边,撑着头,看着Scorpius。Albus伸出另一只手,轻轻地抚摸Scorpius苍白的面庞,一路向下摩擦到Scorpius同样没有血色的嘴唇,心中五味杂陈。Scorpius为了他受伤了,Albus说不出的心痛。就在此时,一只手抓起Albus还在Scorpius唇上停留的手,贴上了自己的脸庞。

 

Albus看向他:“你醒了?身体感觉还好吗?要不要去叫治疗师来看看?”声音中既有担心又有喜悦。Scorpius摇了摇头:“现在感觉还好,医护人员是怎么说的?”“说你的伤都被治疗好了,就是需要休息和观察几天。爸爸他们说明天来看你。”转而Albus的语气中又带有一丝责备,但也尽是担心:“你为什么飞快地飞过来挡在我身前?”虽然Albus心中知道答案,可还是忍不住这样说,随即又小声地说:“要是你不替我受伤,那躺着的就是我,坐在我身边的就是你了。”

 

Scorpius知道他的意思,拉了拉还在自己手中的Albus的手掌,有些撒娇地说:“好冷,Al你上来一起睡好不好。”Albus平时也最受不了Scorpius撒娇了,但这时还是正色道:“你伤还没好,要好好休息。”Scorpius闻言,也不说话,就是侧过头看着Albus,Albus也就没有办法了,只好脱了外衣拉过被子躺在Scorpius身侧。然而Scorpius对此并不满意,一个转身就趴到了Albus身上,两人身高差不多,Scorpius就枕着Albus的肩上,Albus只得搂紧Scorpius的腰,防止他掉下去。这可能是Scorpius睡得最好的一个晚上。

 

 

 

Scorpius记得那还是四年级的一个晚上,Scorpius站在床前,他看着Albus的背影,什么也没穿的Albus,Scorpius感到一阵燥热,看到Albus洁白而光滑的皮肤,Scorpius的喉结动了一下,直到Albus转过身来,Scorpius没法控制自己不采取任何行动。他冲上前去,将Albus摁倒在床上。Scorpius的吻急躁地落在Albus的的唇上,颈上,锁骨上,一路向下。Scorpius感到自己小腹处的肿胀,不由得在Albus腿根处蹭了蹭。然后Scorpius就醒了,感受到内裤中黏腻的感觉。Scorpius坐起身叹了一口气,轻手轻脚地下床洗澡去了。

 

Scorpius洗澡的时候,苦恼着,这也已经不是第一次了。Scorpius感觉到他对Albus的喜欢好像越来越严重了,这可不是什么正常的事。他也没敢和爸爸写信说这件事,他不知道他爸听到这事后会是什么反应,会不会要打断他的腿。Scorpiu想想有些苦恼,要不先离Albus远一点试试?自己是改不掉喜欢Albus的感情了,那不让他发现总可以吧。暗自下定了决心后,Scorpius给Albus留了张纸条就先出门了。

 

每天Scorpius都提早离开寝室,又很晚回到寝室,吃饭上课遇到Albus也不说什么,可是他明显能够感受到Albus那边同时也传来的低气压。要是放在平时Scorpius早就不忍心看到Albus那么沉闷,可是现在他对控制好自己内心的情感没有把握,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那天他依旧很晚回到寝室,发现Albus正在等他。Scorpius本来还想能不能编一个谎言掩饰一下的,但是对上了Albus的目光,他只能认命地坐在Albus身旁,决定如实相告。因为他在Albus的眼神中看到了难过伤心委屈还有一丝愤怒,而他最喜欢Albus了。

 

“Al,你要知道我不是故意这么做的。”此刻要坦白内心的Scorpius有万分痛苦和纠结,他垂下眼眸,叹了一口气。“Al,你不知道,我想着你不穿衣服的画面我起反应了,而且还不止一次。”Scorpius的脸涨得通红,不敢抬头,他只感觉到Albus的呼吸就在他的脸颊旁边。

 

“所以呢,这有什么不好的,看到你不穿衣服我也有反应啊。”Scorpius瞪大了眼睛看向Albus,只感觉Albus呼吸的热气在他的皮肤上点起了火。“我只想亲自动手让你不穿衣服,而你只想从我身边逃走。”Albus的声音中满是委屈,Scorpius既被Albus突如其来露骨的告白震惊了,但又想试图安慰Albus。在Scorpius开口前,他的双唇就被Albus吻住了。慢慢地,Albus扳过Scorpius的肩,向床上倒去。直到Albus压着Scorpius亲吻时,Scorpius才发觉不对劲,不对呀,在梦里明明是我压着Albus的!

 

最后Scorpius叫爹爹不应叫爸爸不灵,就被Albus压在身下。要是他那位金发的爸爸知道下一代还是没能反攻成功,大概也能安心地躺平了吧。

 

END

评论(8)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