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的嘛就不谈了

严重cp洁癖 盾冬 dickjay 可逆不可拆

【敦刻尔克】【Farrier/Collins】Collins,我在 (一发完 HE)

原著向 一发完 HE

可能会有后续,就是写战后

我终于把我喜欢的CP都HE了!!昨天发了步兵组的,真的太喜欢这部电影



Farrier自认为没吃什么苦就逃出来了,可是Collins并不这么认为。

其实Farrier也没想到自己可以那么轻松就逃出来,他在被德国士兵包围的时候他在想如何逃出去,如何逃回祖国,如何才能再见到Collins。然而当他被这几个德国军人带回去之后,德国军人发现自己原本的阵地在他们去捕获Farrier的期间,被情绪高涨奋起反抗的法国士兵占领回来了。

现在轮到那几个德国士兵愣神了,然后他们就被法国士兵捆起来了。

法国士兵看到穿着英国空军服的Farrier也不说是喜悦,也不说是平静,用一种复杂的神情看着他。

然后法军中有几个英军士兵,听说有一个英军飞行员,就跑过来找他,然后一群英国士兵告诉了他发生了什么。

原本被击溃而防线后撤的法军和一部分英军,原本就在不远处,计划着下一次进攻或是防守。

与此同时他们不认为他们还能够被撤离走,法军就算不知英军何时开始撤离,也看到了不断开来的英国轮船,他们的内心每一刻都越发绝望,他们打算拼死一搏。

然后在沙滩上的法军看到了Farrier在空中的战斗,决定一鼓作气发起进攻。

于是在Farrier被德国士兵带回去之后,就遇到了反击成功的法国军队。

此时Farrier也开始想,就算现在获救了要如何才能回去呢,看这形式,确实没有撤离的方法和途径。

但是过了不久,天到了傍晚,就有几名英国军人过来了,Farrier看着那服装,分辨出这几位军人的品级不低。那些人过来个法军的军官说了句,一群原来坐在地上修整的法军就站起来列队了。

Farrier和刚才那群英国士兵也跟着一起跑了起来,在海滩上跑了一段距离,看到了前来接应的船只。

看到船只,许多人脸上显露出欣喜而难以置信的表情,就算Farrier在坠落到海滩的途中看到了开来的船只,也难以置信自己就可以登船返乡了。

Farrier听到英国的军官对英法翻译说他们已经是最前线的一批,也就是撤离的最后一批,希望可以抓紧时间,争取在天黑前登船完毕驶离海滩。

然后翻译和法国的长官说了什么,然后所有的士兵都开始有条不紊地迅速地登船,准备撤离。

英国的长官现在登船处,看到了Farrier,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干的不错,小子。显然军官看到了自己在空中的表现,Farrier一向没什么表情的脸庞挤出一个别扭的微笑,不过长官让他快速登船,他跟着所有的士兵登上了船。

不知是夜幕的掩护还是英军空中的布置,轮船十分顺利地抵达了英国的海岸。

到了岸上已经是夜晚,Farrier不知道是不是已经到半夜了。不过他和大部分的士兵不一样,他们有的需要进行重新编制,有的需要被送回法国,而他是飞行员,有自己所属的小队和停机坪,他知道自己该去哪,他想在那里可以找到Collins。

Farrier和长官汇报了情况,长官也表示他应该直接回到自己的小队所在停机坪,于是Farrier拿到了一辆车。

他连夜开车去那个他认为可以找到Collins的地方,他从登上船起就在想要见到Collins,不过其实他和Collins分开就在想如何才能再见到Collins。

 

 

 

Collins和自己在一起有两年了,在他们认识的第二年,在战争发生之前的一年。

 

三年前,Collins刚从军校毕业,还是一个没有很多经验的新兵,然后上面将Collins分到了Farrier的小队,让他多带着Collins积累经验。现在想起来,Farrier觉得能和Collins分到一队,真是莫大的幸运。

 

Collins一头金发和帅气的外貌吸引了Farrier的注意,Collins带有朝气的性格让Farrier沉浸其中。

 

Collins的金发在阳光下闪闪发光,Farrier在为他试飞演示的时候在低空处往下看,一眼就能看见Collins的那一头金发。

 

那时的Collins只是一名新兵,Farrier在为他试飞的时候,他总在地面上向Farrier喊话,Farrier在空中听得不清楚,但他知道Collins喊了些什么。

 

Farrier试飞结束停下飞机,正从飞机上下来,Collins就跑了过来,和Farrier差不多高的个子,Farrier对上他那双有神的眼睛,Farrier想,自己可能是恋爱了。

 

Collins来队里的第二年,Farrier带着Collins一同空中巡视。Collins看到地面上有人用玫瑰花放出了很大的一个心形,向旁边的女子求婚,Collins在小队的无线电中略带兴奋地说道:“Farrier,你看下面。”

 

然后一从飞机上下来,Collins就跑向Farrier,将他按在坚硬的飞机外壳上,脸上调皮的神情一点不剩,严肃地说道:“Farrier,我是真喜欢你。”

 

Collins平日里有神的眼睛此时正瞪着Farrier,好像要和他打一架似得,Farrier揉了揉像小豹子一样的Collins的金发,说道:“我也是。”

 

Collins总是能给Farrier平静的人生带来波澜,Farrier没有理由不溺死在名为Collins的湖泊中。Collins既是有活力的爱人,又是可靠的队友,他们既爱得死去活来,又能一次次出色地完成任务。

 



Farrier在天空露出大半个太阳的时候,开车来到了他们队的停机坪,停机坪的旁边10米远的地方,有一栋塔楼,塔楼有四层,最上面那层,就是平时飞行员待的准备室。

Farrier许久没有合眼,他此刻感觉到一种比上场打仗更加想要冲出去的感觉,他几乎飞奔地穿过整个停机坪,一口气上了四层楼,来到了准备室的门前。

他发现准备室的门没关,从里面透出不只是日光还是灯光的光亮。

Farrier轻轻地推开门,先去看Collins的座位,然而Collins的座位上并没有人。然后他看到了Collins趴在他的座位上,手中抱着他换洗的外套,Collins的脸枕在外套上,Collins的脸上还看得出明显的泪痕。

Farrier看着Collins红肿的眼睛,他猜测大概整夜,Collins都坐着这里抱着他的外套。Farrier想到这里,心中有些抽痛,他想,如果没油坠落的是Collins,他一定也会这么难过,是那种痛彻心扉的难过。

Farrier搬了一个凳子坐在Collins身边,虽然他看着Collins满脸的泪痕很想让他多睡一会,可是忍不住伸出手,抚上了Collins红肿的眼睛,轻声唤道:“Collins…” 

 

Farrier的手掌感受到Collins的眼睛动了动,然后是Collins睫毛划过手心的感觉。Collins醒了,他拨开遮在他眼睛上的手掌,发现眼前的人是Farrier。Collins的眼眶一下子又红了,声音颤抖地问道:“Farrier,是你吗?”

 

Collins用手捂住双眼,抹去了流出的泪水,脸埋在手掌中哽咽道:“天啊,Farrier,一定是我太想你了,都出现幻觉了。”

 

Farrier拉开他的手掌,将Collins紧紧地束在怀里,Collins感受到了实体的触感,可还是不敢相信。“我不是在做梦吧。”眼泪从Collins的眼角划过。

 

然后Collins在Farrier的怀里哭得更加猛烈,穿过好几层衣服打湿了Farrier的肩膀。

 

Farrier认识Collins四年,见过有活力的Collins,也见过伤心难过的Collins,却从没见过眼泪决堤的Collins。

 

Farrier心想,Collins在自己心里,也有那么重要。

 

Collins什么也没说,只是继续埋在Farrier的肩头流泪,Farrier一下一下地抚摸Collins的后背。

 

不一会,Collins在Farrier的肩头睡着了,Farrier抱起Collins走进了休息室的隔间,将Collins放在了床上,然后自己也脱掉外套挤到那张单人床上去。Farrier搂着Collins的腰,也沉沉地睡去。

 

先让我的飞行员男朋友和我睡个觉吧,Farrier睡着前这样想。


FIN

评论(8)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