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的嘛就不谈了

严重cp洁癖 盾冬 dickjay 可逆不可拆

【授翻】Counting Stars (4)

原文作者:tricksterity

原文地址: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559681

授权:


译者补充:这是一篇写得很好很完整很详细的原作向的文,如果大家觉得不好一定是我翻的不好。这边写得真的很巧妙,本来就还挺喜欢Gwen,原作者处理的真棒!顺便剧透一下,再下一段又要开始秀恩爱啦!!


(1)  

(2)

(3)



直到他按下电梯按钮,并且电梯门已经关上,他才意识到,他该死地无可救药地爱上了Harry Osborn。天啊,他才回来了两天,见鬼的都在想些什么?就在他咬着下唇开始想Harry时他的蜘蛛感应一闪而过,他立刻停下电梯,出了电梯来到了当前的楼层。他不能确定他感应到的是什么(坏事),直到他碰到了一见到他就立即把他拉进一个维修间的Gwen。

 

“你惹上麻烦了。”Peter开玩笑道,在警卫远离了他们所在的隔间之后。

 

“是的,”Gwen有些喘不过气来。“基因实验室里发生了一场事故而他们想要掩盖真相。还有昨晚在时代广场的那个人,我见过他。他是这里的一名电力工程师,对了,他可喜欢蜘蛛侠了,狂热粉丝级别的。”

 

“反正我没感受到他的爱意。”Peter争论道。“我只感受到了他想到电死我的信念。”Gwen被逗笑了并翻了个白眼。

 

“我在电脑上搜索他,但所有的相关资料都被清除了,他们试图掩盖这件事。”她说,一边过分不安地从门上的缝隙向外看去。

 

“这是Oscorp典型的做法。”Peter叹了口气,仔细地运用他的听力开始分辨警卫们都在哪儿。

 

“你呢,你怎么会在这?”Gwen问。

 

“Harry。”Peter只是吐出Harry的名字。

 

“Osborn?”Gwen问,有一些震惊。

 

“他……他快要死了。”Peter的声音在颤抖,但他不得不承认这个事实。“他认为唯一可以就他的命的是蜘蛛侠的血,我的血,我很想要答应他,前提是这不会让他丧命。”

 

“或者发生什么更糟的事。”Gwen同意Peter的说法。

 

“但我不能……我不能让他死去,Gwen,我不允许。他是我最好的朋友,他最近才回到我身边,但如果我不能将那个研究分析透彻,他会去干傻事的,就像他往常。”Peter叹了一口气,用手搓了搓他的脸,回想起Harry Osborn小时候干过的所有的傻逼的事,在他被拒绝之后。

 

“你打算怎么做?”Gwen问。

 

“我……我不知道,”Peter说。“这不是一个讨论这件事的好地方。我来分散警卫的注意力,你离开这儿,在我那里碰面,好吗?”

 

“好的。”Gwen说,露出一个淘气的露齿笑。两人出了隔间,Peter看似笨拙地搞出了一系列惊人的动静,让Gwen离开走廊乘上电梯,他露出了一个笑容,在他奔跑过走廊搭上了另一部没有被生气的警卫所包围的电梯时。

 

他飞奔回家,发现Aunt May还没回家。至少他这样认为,直到他冲进自己的卧室发现她正坐在他的床上,盯着墙上十分混乱的思维图,红色的胶带连结着所有的线索,但依旧是一片毫无头绪的混乱场景。

 

“这些是什么时候做的?”她问。Peter看了看她又看了看思维图,他瞬间明白了所有的信息中除去他已知的部分,那些缺失的部分可以连结起所有的线索……Aunt May知道那部分信息。

 

“你有事没有告诉我,Aunt May。”Peter说,Aunt May的神情一下子变得沉重。“每次我提到我父母,你都不敢看我,我知道你有事瞒着我。你对我说了谎,我知道你很爱我,但你还是没有告诉我事实。”他在她面前跪下,乞求她。他需要弄清楚他父亲关于蜘蛛的研究,这和他有很大关系,也关乎Mr.Osborn,以及解开他父母离开的谜团并且救Harry的命。Aunt May知道这些信息,但是她对他的过度保护让她迟迟不愿告诉他,尤其是Ben离开人世之后。

 

“告诉我,Aunt May,那毕竟是我爸爸。”他再次乞求。

 

“没错,他是你爸爸,但那并没能阻止他的离去。”她厉声说道,变得很生气,直到她都没有精力继续生气。

 

“我需要知道事情的真相,Aunt May。”他恳求。

 

“事实就是,你父母把你留在了我家门前,而你年幼就经历如此大的变动,但他们并没有解释任何!”她突然变得更加生气。“我们尽了最大的努力照顾你,你的Uncle Ben和我,还有谁会这样照顾你保护你担心你呢?你爸爸吗?不,是替你擦鼻子,逼着你刷牙,叫你写作业,洗你的脏衣服。是我,你的这个文化知识的阿姨,而你此刻却满脑子想着你那从未出现在此的爸爸?,对于我来说,你是我的孩子,我不想伤害你。”她留下了眼泪大声说道,Peter的目光正看着她。

 

Peter在她面前跪下,温柔地拿起她的手,拭去他自己眼中的泪水。

 

“我是你的孩子,你对我来说就是一切,你对我很好。”Peter的话语使Aunt May渐渐安心。“你对我不止是很好,但这和那没有关系。但我还是想知道真相,我很爱你。但我需要知道我父母发生了什么,我需要去了解他的研究,这些我都需要知道,这样我才能救Harry的命。”

 

“Osborn?”May问。

 

“他和他的父亲得了一样的病症,而我父亲的研究发现了一种可以治好他的办法。”Peter说。“我必须要弄清楚这个研究,这样我就可以救Harry的命,他快要死了,而我—我爱他,Aunt May。”Peter承认道,将他的额头抵上Aunt May的。

 

“Oh,Peter,”她低声说,一只手抚上他的头发。“好吧。”十分钟后,Gwen出现在了门阶前,她几乎和Aunt May是一样的反应,当她看到Peter墙上的一堆混乱。

 

“你想说什么?”Gwen问,Peter陷进了他的床里。

 

“Harry Osborn,”Peter说。“他一定有救,鉴于我是1号样品,但我需要找到我父亲的研究才能救他。我的血并不能救他,本身就只有十亿分之一的几率为什么这在我身上行得通,而我爸爸恰好在研究这些将我变成现在这样的蜘蛛,这肯定不是什么巧合。”

 

“尽管你还不知道这个研究在什么地方。”Gwen说。

 

“所以那个……不管它在哪。”Peter说,朝那面墙挥了挥手。Gwen盯着墙面看了几分钟,想要了解那些用胶带串起来的线索,试图弄清Peter的想法和思路,Gwen是他认识的唯一足够聪明可以从他混乱的思维中整理出隐藏在深处的信息的人。

 

“这应该有更多信息,”Gwen说。“你有什么没告诉我。”

 

Peter叹了一口气,将他的头重重的撞上了他卧室的墙上,手肘垂在他弯曲的膝盖上,脑中嗡嗡作响,他的喉咙口一阵干涩,不知道该如何说出口。Gwen在他身边坐下,轻轻地拿起他的手,鼓励着Peter,让他花足够多的时间来组织语言。

 

“只是朋友对吗?”Peter问,Gwen点了点头。“你确定吗?”

 

“我一直都是一个向前看的人,Peter。我爱你,我关心你而且我知道你也关心我。但我们都知道这不意味着什么,尤其是在我们那么多次分手之后,我们之间不剩下那种感情了。”Gwen说,脸上带着略微悲伤的笑容。Peter给了她一个淡淡的笑容,然后叹了一口气,他的头再一次小幅地轻轻地撞上了那面墙。

 

“我爱着Harry Osborn,”他脱口而出。他闭上了眼,周围一片安静,Gwen的手依旧附在他的手上,除了他自己的心跳和Gwen轻轻地呼吸以外他听不到其他任何声音。

 

“我会说这是我最不希望听到的事,”Gwen快速地承认了。“但我不会因此而怪你。”

 

“你没有生气?”Peter问,睁开眼去看Gwen的反应。

 

“当然没有,Peter,你不能控制你爱谁,”她说。“我有一点难过但这根本不影响什么,而且没准这比想象中的要好。你知道的,我可能要去牛津大学了,明天就是我最后的面试,可能离开一段时间会好一点。”

 

“我……”Peter小声地说,转而又大声地说。“我爱你,我都没想过我会不爱你。但是……我一直爱着Harry Osborn。而我现在还有机会救他,你也有机会去追逐你的梦想,我也不用再担心处处都会出现你爸爸的幻觉。”

 

“这没关系,”Gwen微笑着说,即使她的眼中闪烁着怀疑的目光。“这确实有些难过,但是我和你提出了分手,我说的我们应该做朋友,所以我没法对你生气。而且如果他使你活得开心,那么我也很高兴。”

 

“所以……super gross-slash-adorable best friends?”Peter问。

 

“Super gross-slash-adorable best friends,”Gwen点头确认道。她大笑着勾着Peter的脖子,而Peter以为自己听错了于是什么都没说。

 

“你要怎么和Harry说?”她抽回手臂问道。

 

“我……我不知道,Gwen。我不知道该怎么做。我只知道我要救他。”Peter说。

 

“好吧,就算你不告诉他你是蜘蛛侠,在他分析你的血样的时候他也会发现的。”Gwen说。“那样的话,如果他进行了分析,就不会直接尝试输血了。”

 

“反正也不会起作用的。”Peter叹了口气。“如果你要去牛津,你什么时候走?”对于对话中话题生硬的转变,Gwen眨着眼睛花了好一会儿消化。

 

“可能在一个月之内,除非有什么想做的暑期项目。怎么了?”她问。

 

“因为三个脑子总比一个好。”Peter说,“而且你知道的,Oscorp的实验室条件好多了。”

 

“你……你希望我来参与这个?”Gwen问。

 

“如果你愿意的话,是的,”Peter带着一个笨拙的笑容说到。“你是中城的第一,还记得吗?我只是第二,毕业典礼上致辞的学生代表小姐。”

 

“去你的,但你确实只是第二名,”她打趣地说。“听着,我会尽我所能来帮你,但是需要你父亲的研究内容才能那么做。所以要么你现在先去告诉Harry,要么我们先弄清楚这个谜团再告诉他。你觉得如何?”

 

“后者,”Peter毫不犹豫地说,回忆起他们在海边时关于蜘蛛侠的对话中,Harry话语里巨大的讽刺。Peter Parker是拖延症中的重患者,只要他想,但他父母的研究该从何下手呢。

 

“好的,那么,”Gwen微笑着说,就好像她就知道Peter会选择这么做但也知道她无法说服他不这么做。她从他的床上站起来,来到墙上的思维图前,仔细检查每一条信息。

 

“什么是Roosevelt?”她问,指着有Oscorp水印的纸。

 

“不知道。”Peter承认,并从床上起来。“只是我爸留在公文包里的一堆垃圾中的一部分。其中唯一和研究相关的就是那个衰变率算法,而显然我们已经可以确定那行不通,比如Curt Connors。”

 

“公文包里还有什么?”Gwen问。Peter抓过公文包,将里面的东西取出,有剪刀,一个计算器,钢笔,还有一个Oscorp的ID卡——都是没用的。

 

“你爸是一个聪明的人,他留下这个公文包一定是有原因的,他知道他不能带走这些,而这意味着一定有什么被留在这里了,我们需要先弄清那是什么,”Gwen说,开始思考,眼中闪烁着思维变动的光芒。Peter很喜欢她这样的神情,这也是一开始她吸引他的地方。

 

“我早已翻过每一个隐蔽的夹层,然而那个文件夹是唯一一个夹层了。”Peter说,眼睛扫过面前的每一样物品,希望能找到什么线索。Gwen将每一个物品单独拿起来看了看,检查有没有什么东西被刻在上面,尝试着仔细寻找Oscorp员工卡的背面有没有什么而无果。直到她拿起那个计算器,她皱了皱眉。

 

“这个有点重,不是吗?”她好奇地问。

 

“这是一个老的计算器。”Peter并不在意。“我怀疑他在他的过去的计算器上没有留下丝毫的信息。”

 

“但他应该留下了另一个隐蔽的隔夹层,”她说。“你有螺丝刀吗?”

 

“没有,但我能打开它,”Peter说。她将计算器递给他,他打开了计算器的后盖,金色的硬币从里面掉落出来散了一地,滚到了他的桌子下和床下。Peter被藏在计算器中的硬币数量惊呆了,他一直以为是电池没电了导致它不能工作,但其中所有的电子线路都被拿走了,取而代之装了这些硬币。

 

“这些是什么?”Gwen问。Peter盯着一枚硬币看了一会,Aunt May那天说的内容浮现在他眼前,这种感觉十分强烈。Peter抓过他的笔记本电脑,快速Google了一条内容,看到之后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被废弃的D字列车的Roosevelt线。

 

“Roosevelt车站,”Peter说,充斥着他们解决了这个谜团的惊喜。“Aunt May说他每晚都坐这趟车回家,他一定会将他的研究藏在一个安全的地方,一个保险柜或是一间房间。”

 

“我们必须去那里看看!”Gwen说,脸上洋溢着兴奋的神情。



TBC

评论(15)

热度(40)